猫咪去世后她花上万元找宠物沟通师 结果扎心了

仅凭一张照片,就能隔空与宠物互传心声;

猫、狗、兔子、龙猫、羊驼、壁虎……除了人以外,和一切动物都能无障碍交流;

还能与去世的宠物沟通,让“毛孩子”精准“转世”,回到主人身边;

甚至可以与植物沟通,半死不活的树也能复活;

……

在相关机构的社交媒体宣传中,“宠物沟通师”似乎无所不能,不少人也因此而愿意一掷千金。这究竟是玄学,还是骗局?

去年5月,艾米不得不与陪伴了自己近十年的宠物猫小五诀别。

十年前,她在马路上救下了小五。当时,小五被车轧伤,奄奄一息。她看着小五慢慢恢复,从害怕与人相处,变成一只温顺的小猫。对于小五的离世,艾米无法接受,她把自己锁在家里,整日以泪洗面,还剪掉了自己的头发。

悲痛中,艾米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了宠物沟通师相关的内容,对方声称可以帮助主人和去世的宠物沟通。

渴望能与小五再次“说上话”,艾米在网上做足了功课,找到了“口碑较好”的几位宠物沟通师。她前前后后花费了约一万元人民币,其中收费最高的为半小时300美元。

但无一例外,都让她失望了。

很多宠物沟通师会描述与小五“沟通”的细节。然而,这些细节和实际情况完全对不上。艾米发现,她接触过的宠物沟通师,多数是按照宠物的一般习性在描述,也有个别完全是在胡编乱造。

艾米最无法接受的是,有些宠物沟通师还会对她描述小五痛苦的样子。在艾米看来,对方的目的无非是为了进一步推销配套服务。他们推销的套餐服务,从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宠物沟通师声称,只要花钱,就可以帮助宠物“转世”“消业障”等等。

很多像艾米这样的宠物主人,因为对“毛孩子”的爱而深陷套路之中。

陪伴了自己十余年的宠物狗突然病发离世,顾阳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她责怪自己照顾得不够细致,没能及时发现狗狗身体的异常,希望自己能为它再做些什么来弥补。

一位宠物沟通师告诉她,狗狗说自己需要元宝、蜡烛和别墅。顾阳当即支付了一千多元,买了对方提供的所谓“法事套餐”。

市面上,宠物沟通师的服务价格在几十元至上千元不等,他们宣称可以帮助宠物主人进行日常沟通、离世沟通、寻找走失宠物等。所谓的沟通,就是在线回答三至四个问题,服务时间一般在半小时左右。

为了一探究竟,看看新闻Knews记者分别花108元和450元,找了两位宠物沟通师。诉求也不复杂,就是确定记者家的猫当时所在的位置。

收费108元的沟通师表示可以回答四个问题。面对记者想确定猫咪位置的诉求,对方说,因为宠物跟人类不一样,没有办法提供定位地点,但可以问它想不想回家,或者此刻的感受和心情。

付款四个小时后,对方开始代表记者的猫和记者进行“沟通”。对方先是长篇大论地描述了猫是如何离家,又是如何在慌乱中躲进了另一个人的家里,并着重描述了小猫此刻害怕和紧张的心情。接着,宠物沟通师竟话锋一转,表示当时猫正在距离记者的家20公里左右地方。而事实上,当时猫正在记者家的客厅里独自玩耍。

之前明明说不可以定位,这会儿却忘了之前的“设定”,又能准确说出猫咪离家的距离。当记者继续追问,对方直接打断,表示“都是按照它的回答来帮你问了,那么多天没有回去的话,再问也不可能回去”。

而收费450元的宠物沟通师说,小猫应该还在楼栋中,这一点倒还算跟事实吻合。而当记者询问猫的其他情况时,沟通师却一再回避,只是反复地说,她看到小猫在黑暗的角落,头顶有遮盖,脚下是光滑的地面……而事实上,当时记者家的猫正趴在柔软的垫子上。最后,这位宠物沟通师还贴心地提醒记者,可以张贴寻猫启事。

当然,对于记者的这些疑问,宠物沟通师业内也有统一的话术来反驳:因为主人是带着质疑的态度去沟通的,而宠物沟通必须要在主人十分相信的情况下才会准确。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让宠物的主人花钱,只是宠物沟通师“搞钱”的初级阶段,产业的尽头是卖课。

在互联网上,宠物沟通师的培训机构层出不穷,并且收费不菲。某机构的VIP私人课程,3天收费16800元。该机构的讲师称,学习“宠物沟通”没有任何门槛,不需要天赋,这是人类的本能,主要是靠感受力。

更有讲师宣称,宠物沟通是人类在远古时期就具有的能力,跟“通灵”无关,是利用脑电波与动物沟通,学习他们的课程是为了帮人类找回本能。

记者联系到了一位曾经上过宠物沟通课程的学员。对方表示,“老师”讲了一节理论课后,便开始介绍自己成功的案例,接着就开始做练习。他花费近5000元报的在线课程,最终没有任何收获,至今都无法与宠物建立沟通。

在深入了解这个话题之前,记者一直认为“宠物沟通”不过是逗个乐,最多是有些荒诞而已。在各大社交平台,很多博主也把自己找宠物沟通师的经历当成段子来分享。然而,几乎每一个想要与离世宠物进行沟通的主人,在采访的过程中都崩溃大哭。对他们而言,这种经历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在他们看来,痛失爱宠之后,宠物沟通师或许是自己能够拽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恢复理智之后,顾阳觉得宠物沟通师所说的“毛孩子”需要元宝、别墅的需求着实离谱、可笑,“它在世的时候都没有提任何的需求,怎么会在去世后通过宠物沟通师提这些?”然而,哪怕意识到自己被骗了,顾阳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个宠物沟通师的身上,因为她太希望跟“孩子”能重新建立联系,太想知道“孩子”现在过得好不好了。“知道自己可能会被骗,但我还是想去试一试,有可能这一次我不会被骗,有可能这个人他是专业的。”

然而,一次又一次,他们得到的并不是安慰和治愈。

采访接近尾声时,艾米小声地自言自语道:“他在利用我们的悲伤赚钱。”

艾米的猫咪小五去世已经一年了。虽然想起小猫的时候还是会难过,但她终于可以平静地直面这场别离。在认清了宠物沟通师的套路和骗术之后,艾米决定寻求专业的心理治疗。“你有多少愧疚,就是因为你对宠物有多少的爱。”医生的这句话,让艾米决定接受小五已经离开的现实,勇敢地向前走。

“真正需要被治愈的,是我自己。”艾米说。


已发布

分类

作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