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三千公里,追踪贩猫黑色产业链

从麻雀鸣啼的那刻起,一场藏于黑夜的“猫鼠游戏”正式开始。然而这一次,“鼠”是猫,“猫”却成了人。

昼伏夜出、狡兔三窟、地下交易……2024年3月初,护猫志愿者韩佳丽向大象新闻反映,上海及周边城市存在大量猫贩子,他们抓捕流浪猫贩运到广东进行非法牟利。更可怕的是,这个黑色产业链的最终一环,竟上了餐桌。

为调查事实真相,3月初,大象新闻记者从上海出发,途经江苏省昆山市、苏州市,江西省赣州市,广东省清远市、云浮市,跨越3000多公里揭开了一条偷猫、贩猫、屠猫、吃猫的黑色产业链。

1

第一次交易:

黎明前装有活物的编织袋

交易方:“偷猫贼”、收猫贩

时间:2024年3月14日-3月15日

地点:江苏省昆山市

3月14日凌晨5点45分,大象新闻记者和护猫志愿者韩佳丽蹲守一夜后,一名戴着头灯、骑着大型电动摩托车的男子终于出现。

为了调查偷猫、吃猫黑色产业链,3月初,大象新闻记者前往苏州昆山市。在高架桥下、码头、地下室地毯式搜查多天后,却始终没有发现任何猫贩子的踪迹。就在记者打算放弃时,一辆停在和合路附近建筑工地断头路上,散发着刺鼻“猫味儿”的可疑白色面包车,进入了记者的视野。

趁着车内无人,记者从玻璃内加装的木板裂缝中看到,车内存放着一个猫笼。3月14日晚上11点,面包车突然动身,凌晨1点停在了陆家镇海星路的一处大货车休息区。

凌晨5点45分、6点07分、6点19分,记者在现场看到,有3名男子分批来到面包车旁,他们骑着大型电动车、头戴头灯,在电动车行李架上绑着一个大筐。三人出现后,陆续从大框内提出十几个编织袋随手扔在地上,编织袋在撞击后不时鼓出形状,疑似装有活物,记者从旁边走过时,可以听见清晰的猫叫声。随后,这些编织袋被快速转移进面包车。

6点29分,其中一名男子开着白色面包车离开,记者驾车紧跟其后。另一路记者迅速来到面包车停靠的地方,在旁边绿化带内发现了一只断腿麻雀,“这三个人就是‘偷猫贼’,晚上偷了一夜的猫早上到这儿运走,麻雀是他们偷猫时用到的工具,通过电击麻雀,吸引猫咪钻进诱捕笼中。”韩佳丽向记者解释道。

2

第二次交易:他们不敢拖太久

交易方:江苏收猫贩 运猫车

时间:2024年3月15日-3月17日

地点:江苏省苏州市、江西省赣州市

面包车一路行驶,最终在7点20分左右来到苏州市上市科创园二期附近的一处空地。据记者观察,这处交易地点选取得十分巧妙且隐蔽,空地南侧是一处建筑施工工地,北侧紧邻京沪高速,仅有一条路可以进入这片空地,鲜有路人经过,“猫贩子”可随时随地将周边动态尽收眼底。

为了不打草惊蛇,记者兵分三路蹲守拍摄。根据拍摄画面显示,空地内共停有2辆大货车,短短2小时内,有3-5批人来送猫。这些猫从编织袋里被取出来后,放进一个个木质的猫笼中,再搬进一辆红色大货车里。7点55分,红色货车从高架桥下的小路驶出,沿青花路一路向中环北线方向行驶,驶向京沪高速无锡方向。

记者跟随货车一路向南行驶。3月17日凌晨4点39分,记者在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北服务区内终于得以靠近车辆,周围散发着一股刺鼻的“猫味儿”,车厢内传出大量的猫叫声。

3月17日下午1点10分左右,红色货车来到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据韩佳丽介绍,运猫车在各个城市间流窜收猫,每个城市基本都有固定路线。一路开车一路收猫,最后到广东,整个过程速度非常快,不到48小时满满一车猫就可以抵达广东。“他们不敢拖太久,从苏州出发,一般就是一天半的时间抵达广东省,猫在这种环境下时间越久,死得越多。”

3

第三次交易:狡兔三窟的逃跑路线

交易方:运猫车 广东收猫贩

时间:2024年3月17日-3月18日

地点:广东省清远市

第三次交易,猫贩子再次将地点设置在了高速公路附近。

下午2点,红色大货车来到清远市清城区大地岭农庄附近的一处高速公路桥附近后,多辆小货车也陆续赶来。见时机成熟,韩佳丽迅速打电话报警,“有贩猫交易,你们快来!”

二十分钟后,当地派出所的民警赶到交易地点时,红色大货车却早已不见踪影,现场空无一人,仅剩空气中弥漫的浓烈“猫味儿”,证明着这场非法交易刚刚结束。

记者与民警迅速在周边道路上展开搜寻,始终不见大货车的踪影,警方不得已只能停止寻找。与此同时,另一路在外围蹲守的记者继续扩大搜索范围,最终在广清大道与峡江西路交叉口附近,发现了这辆红色大货车,随后到来的民警将货车拦在路边。但当相关工作人员打开运猫车时,发现空荡荡的车厢内,仅剩10余笼猫。

根据以往打运猫车的经验,韩佳丽判断大货车上的猫在民警到达之前,已被转移到多辆小货车上分头运向了屠宰窝点。当下,记者和韩佳丽便决定继续追踪产业链的下一环——猫肉屠宰窝点。

4

第四次交易:血腥屠宰厂

交易方:广东收猫贩 屠宰厂

时间:2024年3月17日-3月19日

地点:广东省清远市、云浮市

韩佳丽根据掌握的屠宰窝点地址,带着记者来到清远市清城区苏屋附近。摸察寻访时,一条断头路上的小货车车辙印,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沿着印记一路向前,记者和韩佳丽发现了一个建在鱼塘边上的铁皮简易棚。

棚内亮着灯,门口有三四条烈犬巡逻,因为担心狗叫声会惊动屠宰窝点的人,记者没敢靠太近,但在简易棚周围的空气中记者可以闻到淡淡血腥味,听见铁笼反复打开的声音和猫的惨叫声。摸准窝点后,韩佳丽再次报警,并同步向农业农村局进行举报。

由于屠猫窝点过于偏僻,民警让记者在村口等候。大约30分钟,2名民警到达现场后,告知此地并非他们的辖区,需要再次报警让管辖地派出所的民警前来处理。又过了30分钟左右,当记者带着第二批民警赶到屠猫窝点后,棚内却已人去楼空。“屠宰场连杀带脱毛,处理一只活猫仅需要几分钟,他们已经跑了。”韩佳丽无奈地告诉记者。

随后,民警在屠猫窝点周围拉上了警戒线,当地农业农村局、城管局和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也陆续来到现场。透过屠猫窝点的门缝记者看到,院内摆放有大量木质猫笼和一些机器设备,屋内还有十几个铁笼,笼里仅剩下少量活猫。

这时,有掌握内幕消息的线人向韩佳丽提供线索,3月17日早上8点左右,另一辆运输活猫的大货车从苏州出发,将前往距清远市约两百公里外的云浮市进行交易。得到消息后,记者和韩佳丽决定前往云浮市“碰碰运气”。

3月18日下午4点16分,记者来到了云浮市新兴县稔村镇云盏村寻找屠猫窝点。在经过一处鱼塘时,一名男子突然从路边蹿出来抢夺记者手机并在周围叫骂,阻挡拍摄。在该男子离开现场后,记者看到路边防水塑料布下竟有大量装有活猫的猫笼。

就在韩佳丽向执法部门举报时,有两名骑电动车的女子突然冲过来,抢夺记者的拍摄设备未果后,又转头将蹲在地上的韩佳丽扑倒在地,随后又继续追打、撕咬在场的2名记者。

发生冲突之前,另一路记者已经徒步到达山上,尝试搜寻屠宰窝点。

偏僻的山路上有许多杂乱的车辙印,沿着印记一路向前,记者意外看到了曾在山下阻挡记者拍摄的那名男子,正带着其他几人将大量装着活猫的猫笼搬进面包车。大约5分钟后,一辆红色大货车从山上驶来,随之飘来的,依旧是浓烈的“猫味儿”。

下午5点3分,当地警方与相关部门来到现场开始处置。3月19日下午,清远市清城区东城街道动物卫生监督所的工作人员也传来消息,记者与韩佳丽举报的清远市鱼塘屠宰窝点已被查封。“我们连夜对这个窝点进行处理,只有一百多只猫,很多猫都已经生病,为了防止弓形体病跟猫瘟之类的产生传染,按照《动物防疫法》已经对这些猫进行了无害化处理。”据了解,目前这处屠猫窝点已被成功拆除。

5

第五次交易:刚拔完猫毛的时候肉最嫩

交易方:猫肉店 食猫者

时间:2024年3月20日

地点:广东省清远市

“大猫18一斤,小猫14一斤,刚拔完猫毛的时候肉最嫩,烧烤的话好吃,猫肉发甜。”这是记者在云浮市云安区都杨镇云祥大道附近猫肉摊位咨询时,听到老板的回答。

记者了解到,在广东一些城市,猫肉传统上被认为有祛湿、壮阳、滋阴的功效,食用者迷信猫肉具有“进补”的功效。记者在广东云浮市暗访时,就发现了街边存在不少特色餐馆或脆皮香肉馆,公然销售猫肉、狗肉。

记者随机走进街边一家名为“黎旭脆皮香肉馆”的餐馆,询问猫肉是否新鲜,商家立即向记者保证到:“都是新鲜的,都是头天晚上做好,第二天给你们的。”

不仅如此,当记者打开外卖平台,发现商家甚至还在平台销售猫肉,页面显示“虎凤煲套餐、每份106元,脆皮肉套餐、每份136元”。当记者致电商家时,还被店家推介餐品,“虎凤煲就是猫肉和鸡肉各一斤半,总共3斤左右,猫、鸡都是现杀的,想吃的话提前说最好。”

据了解,苏州猫贩子以每斤约3元的价格从抓猫人手里大量收猫,再以每斤约5元的价格贩运至广东省,广东猫贩子以每斤6元左右的价格批发给屠宰窝点,当加工处理后分销给猫肉铺的价格时,价格已经为每斤10元左右,而在链条终端的饭馆,猫肉价格更是翻了数倍。“广东猫贩子每天到货3车,大概3万斤,平均每斤赚3毛钱,一天估计赚约有1万元。”韩佳丽向记者算了一笔账。

据了解,《食品安全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禁止生产经营未按规定进行检疫或者检疫不合格的肉类,或者未经检验或者检验不合格的肉类制品。2023年4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官网发布《动物和动物产品补检规程》中明确规定,犬猫属于非食用动物。“动物宰杀前必须要经过相应的检疫,宰杀后也要对相关的肉制品进行检验检疫。未经检验检疫的肉类流到餐桌上,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除此之外,流浪猫被抓前可能以街头垃圾和腐败食品为食,身上携带大量的病原体、寄生虫,具有潜在的公共卫生安全隐患。”河南农业大学教授项玉强表示。

尾声:肯定会有办法的——

从昆山市到云浮市,从城市高架桥下到大山深处屠宰场,非法贩猫者用尽浑身解数,铤而走险,躲避查处。记者和线人灵活应变,穷追不舍。追踪3000多公里后,一条完整黑色产业链已逐渐浮出水面。

在昆山,猫贩子正在往捆绑麻雀的电线上摁下电击键,举起抄网,等待黑夜中迷途的猫咪;在红色大卡车里,临近脱水状态的猫被钉住手脚,层层叠压在闷热的车厢内偷运向广东;在屠猫窝点,烈犬巡逻,机器轰鸣,因被屠杀发出的叫声不时从简陋的大门里传来;在猫肉馆,活猫笼旁被随意丢弃的死猫身体僵硬多时后,依旧被提进后厨……

3月24日,采访的最后一站,记者来到了上海动物绿洲救助基地。

天气放晴,一只只猫咪踩着“猫步”走出房间,卧到草地上眯着眼晒暖,懒洋洋地享受着阳光和土壤带来的生命力。“这些是我在2023年12月15日拦截一辆杭州运猫货车救下的猫,它们一部分经过治疗后被成功领养,还有一部分被送来了这家救助基地。”韩佳丽表示。

由于猫狗不属于野生动物和家禽,目前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和《畜牧法》都无法在法律层面对猫狗进行管理。“虽然目前的打击结果还不理想,但我就要不断地揭发给社会大众和政府去参与,肯定有办法的,只不过这需要一个开始,需要一个开头人去推动他。那我,愿意去推动。”


已发布

分类

作者:

标签